您的位置: 广东信息港 > 法律

古孽 第五十二章 异途

发布时间:2020-01-17 23:47:54

古孽 第五十二章 异途

薛川听了夏守的话,忍不住道:“一滴?你酿的到底是酒还是砒霜?”

夏守没有理会薛川,而是继续说道:“这无香酒的原材料其实就只是无香桃和一些其他的草药而已,只不过地火炉的催化使得它们的精华能够得到的释放,故而如此出名。”

说到这里,夏守扭头看向薛川,笑道:“小屁孩,你可别小瞧了这无香酒,这可是为你成仙路奠基的宝贝!”

“我又不是酒仙,”薛川无语道,“为什么为什么修炼还要喝酒?”

“不想喝啊?”夏守满是皱纹的老脸也是露出了很是浪荡的笑容:“那你觉得你能像别的天骄一样得到家族资源的鼎力支持吗?”

薛川反应很快:“这无香酒莫非比得上那些人服食的宝药?”

“嘿嘿,三十三方草药才能凝练出一滴原浆,加上地火灵气的浸润,你觉得呢?”夏守嘿嘿一笑。

薛川心中一震。

“不过在引领你踏上修炼的道路之前,我有必要告诉你一些事情。”夏守的神色渐渐严肃起来。

“何事?”薛川不解。

夏守踱步到薛川身旁,抽了几口旱烟,随后用烟杆敲了敲薛川的肩膀,道:

“你的骨,被人换掉了。”

薛川闻言一愣,随后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这怎么可能?我的骨不是一直在我体内吗?”

夏守摇摇头:“的确一直在你体内,可是这一具并非你的骨,而是这具肉身的骨。”

听了夏守的这番话,薛川愈发迷茫:“这又是何意?我的肉身难道不是我自己的?”

“看样子你是完全不记得了。”夏守意有所指。

还没等薛川提出困惑,夏守便道:“你知道这么多就够了,再问我也不会告诉你,等到日后你祭骨之时,自然会明白。”

薛川摸了摸下巴,充满怀疑地看着夏守:“我怎么感觉你就是在瞎扯?”

“爱信不信!”夏守翻了个白眼,懒得再理会薛川。

虽然明面上薛川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但实际上他却上了心。

“不是我的骨...这又是何意?又言我被人换了骨,而柳圣依似乎也是略有知情的样子...”薛川思索道。

“莫非和柳圣依所说的先天有缺有关?当初她曾说明明看我肉身、命元、神魂三者皆全,但是却莫名有缺,难道说的就是所谓的'骨'?”薛川忽然有了些猜测。

这时,夏守忽然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不用再想了,你不到时候是不会知道的。”

薛川心中一凛,自然是明白这老头在窥探自己的内心,便打消了思绪,不敢再思考下去。

“柳小妞,你先去阁楼上休息吧,那边凉快些,你也不至于太过烦闷。”夏守扭过头对着柳圣依道。l

柳圣依自然明白夏守的意思,那阁楼上定然是有着温养神魂的灵物,可以帮助她抵御地火的阳气。

看着柳圣依的身影直接从原地消散,夏守便看向薛川,第三次将薛川上上下下看了个仔细。

“你干嘛?别搞的这么暧昧可以吗?”薛川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不由环保双臂在胸口,故意做出一副嫌恶的模样后退了几步。

夏守冷笑一声:“我只是没见过长得这么奇葩的残废而已,你想哪去了?”

“哟呵,真当我没脾气?”薛川被夏守激起了情绪。

“你有脾气又能怎么样?这庄子里随便挑一个出来都可以锤爆你的狗头。”夏守嘲讽道。

薛川沉默片刻,有些不甘地看向了夏守脚边的大黄狗。

夏守立刻明白了薛川的意思,不由嗤笑一声:“算了吧,即使是大黄,也可以一爪子拍死你。”

“不可能!”薛川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

夏守指了指大黄狗,一张老脸上满是嚣张之意:“不相信啊?大黄跟了我三千多年了,论辈分你都要叫它祖宗!”

薛川闻言,直接呆立当场。

三...三千多年?

大黄没有在乎二人的争吵,而是一脸舒畅地蹭着夏守的腿,吐着舌头,一脸傻样。

薛川忽然一个激灵,看向夏守,怀疑道:“慢着,你是不是在骗我?”

夏守蹲下身子揉了揉大黄狗的脑袋,阴笑道:“当然是在骗你了!看看你这蠢样,这种鬼话你都信,能做出认狗为爹这种蠢事也不稀奇了,啧啧啧~~”

这一下可以说是致命打击,直接让薛川没了脾气,宛若一只斗败的公鸡般萎靡不振:“算了算了,我输了行吧?夏老,算我服了你了...”

“年轻人,我吃的盐比你吃的屎可都多呢。”夏守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你这比喻我怎么觉着不太对头啊?”薛川无力地说道。

夏守摇头晃脑,依旧在不遗余力地打击着薛川:“你看看你,生的一副虎头虎脑的模样,这辈子能踏上修炼道路都是积了阴德,若不是我愿意伸出援手,你怕是一辈子都赶不上人家那些天才妖孽。”

“别说了...我认输...”薛川感觉自己的心有些累。

夏守那让薛川恨不得怼上一拳的老脸,转瞬间就换上了正经的神色:“好了,不要再说这些无关紧要的胡话了,我们来聊聊正事!”

“明明是你一直在瞎扯淡好吧!”薛川的表情很是精彩,显然被夏守这种比自己还强的变脸能力给震惊到了。

对于薛川的这些吐槽,夏守全部充耳不闻,随后凝重道:“我先跟你说好,我将指导你走的,可能是一条当世从未有人走过的路!”

夏守话语中的凝重让薛川也是有些不安,后者便腆着脸道:“那个,我们来跟着大流走正常一点的道路难道不行吗?”

“不行!”夏守的态度十分明确。

薛川嘴角抽搐几下:“还真干脆...”

“等我解释给你听,你就明白了。”夏守的语气莫名有些沉重。

“夏老,你说话突然这么低沉让我有点慌啊。”薛川半开玩笑地说道。

夏守叹口气,自顾自地说道:“如今,太黎皇朝所盛行的修炼方式,便是在淬血境以各类灵兽血淬体,越是强悍的洪荒异种,其血液功效越是强悍。”

“淬血境的实力提升,便是将那些堪称神兽的宝血化入体内,甚至在自身血液中铭刻进那些洪荒异种的精魄。像朱厌、狻猊等,它们的宝血都是皇族淬血的。”夏守阴沉道。

薛川听到这里,不禁皱起了眉头。

夏守瞟了一眼薛川,继续道:“淬血境淬化的异种血液越强大,淬化的程度越高,修士的实力越强,而在日后的发展潜力也是越大。”

薛川听着,眉头皱得更为紧了些。

夏守没有继续介绍下去,而是忽然问道:“对于这种修炼方式,你有什么看法?”

薛川一愣,有些迟疑道:“无数代先贤积攒的经验,我怎么敢妄自提出意见?”

“不要紧,说就是。”夏守浑浊的老眼中开始有一些异样的情绪浮动。

薛川犹豫片刻,咬牙道:“就我个人而言,这种修炼方式,似乎从本质上就偏离了道路!”

这种仿佛天方夜谭一般的话,若是被其余的大能听见了,怕是要讥讽薛川不自量力,痴人说梦,但是夏守却只是淡然道:“说下去。”

薛川深吸一口气,硬着头皮道:“既然生而为人,却要将别的生灵的血化入体内,甚至让自己一步步向着它们转化,往好了说这是向往强大,往坏了说,这就是厌恶自身!”

夏守眼眸中的光采愈发浓郁,赞赏道:“不错,你仅仅只是初次听说这种修炼方式,便得出了许多人都不愿想甚至不敢想的结论。”

薛川从这句话中听出了一些别的味道:“莫非...我猜对了?”

夏守冷笑着点点头:“你知道那些用此种方法修炼的大能,终都成了什么模样吗?”

薛川隐隐有些可怕的推测:“难道....”

“他们与那些洪荒异种越来越趋近,有的人血液中散发出凰血的气息,有的人在使用神通时会头生双角...不论是谁,只要在战斗中全面释放自己的实力,都会展现出与人族截然不同的特征。”夏守冷冷道。

“你觉得,这个时候,人还能称之为人吗?一个流淌着异族血脉,长着翅膀,头生犄角,甚至生有九尾,眉心开三眼,这种东西,还是人族吗?”夏守的语气越来越凝重。

“您是说...”薛川此时对夏守也是用上了敬语,不为别的,就为他敢质疑这流传千古的修炼体系。

“以前的人族大能...不是这样的...”夏守的语气有些颤抖,似乎在死死压抑着愤怒:“直到当世,过去的路被抹去,一条错误的路被摆在世人面前....”

夏守的话语突然顿住,化为一声长叹。

薛川心中有些震撼,发觉自己好像了解到了一些不得了的秘辛。

“唉...或许我过于执着了...这样吧,我还是给你两条路来选择,”夏守忽然开口道:“你选哪一条...我都不会阻拦你。”

“要么...你像当世所有人一样,依靠着前人的经验,淬化异兽宝血入己身,这样一来,前路顺畅,以你的资质而言,定然——”夏守还没说完,就被薛川直接打断。

“我选另一种。”薛川咧嘴一笑。

夏守闻言,深深地看了薛川一眼,却是同样咧起了嘴:“好!”

昭通市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武汉市老年病医院怎么样
天津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病医院柳州哪家好
运城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