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广东信息港 > 美食

阴谋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2:29:18

1  童海子想杀人,但是还没有付诸行动王磊就死了。王磊死得很蹊跷,大早上的躺在宿舍楼下,仰面朝天。血迹已经干燥,黑糊糊地渗透到地面上。童海子就是在别人围着王磊的尸体七嘴八舌的时候走过来的。他刚从食堂打完饭回来。一边吃一边看着王磊的尸体。  张天问:“你刚才为什么不去报警?”他指的是童海子,好像是童海子把王磊杀了似的。  童海子的嘴里还嚼着馒头。他一手端着不锈钢饭缸,一手抓着俩馒头,说起话来还吐字不清。他说出了让自己事后有些后悔的话。他气呼呼地说:“我为啥报警?”其实他早上去打饭时并没有看到王磊的尸体。他记得很清楚,当时他睡眼朦胧地往食堂飞奔的时候并没有王磊的尸体。他很确信,所以跟张天说了那句气话。  张天是一个歪脑袋,此刻他的脑袋更歪了,扭着头去看童海子,头顶已经朝向正东方向了。他将眼珠子从童海子的脑袋移到了头顶,又从头顶移到了眼睛,狠狠地说:“我看你是故意的吧?”  他们两个有私怨,这个大家都知道,对于他们之间的事,工友们都不掺合,即便是那一次张天把童海子一铁棍轮在了地上,也没有人去劝架。那次童海子被张天和王磊追着在厂里跑,他们该吃饭吃饭,该打牌打牌。可是这次不同,出除了人命,大家就都关心起来了。很显然,童海子的话让人很不满意。王磊再有仇也不能见死不救。  有人问了童海子同样的问题:“为什么不去报警,私怨归私怨,人命关天。”  童海子说:“早上王磊压根就没死,我出来时地面上没有人,地面比大闺女的屁股还光滑。”这一句话把大家逗乐了。  张天说:“你别不知好歹,我看不是你没有报警,压根人就是你杀的!”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童海子把瓷缸和馒头放在了地上,冲着张天说:“你别欺人太甚?你有什么证据说王磊是我杀的,告你诽谤罪啊!”  张天转过身来,冲着围观的工友说:“大家都听好了,童海子说他早上去打饭没有看到王磊死了,这怎么可能?让我说我不相信。看地上的血迹就知道,他在这里躺了很久了!很明显童海子在说谎。”  大家都觉得说的有道理,不管怎么说童海子是撒谎了。就都问童海子怎么撒谎。  童海子有些着急,拿起瓷缸来就往人群外面走,馒头落在了地上。他想冲开人群,离开这群人。但是大家好像是心照不宣似的,死死地围住了他。  张天说:“童海子你想潜逃?”  童海子有点慌张了,听了张天说的话后,瓷缸子掉在了地上,菜汤撒了一身。他慌忙地捡起瓷缸,没有拿稳,又掉在了地上。他的异常更引起了人们的猜忌。  张天喊:“他要逃跑,快抓住他!”  童海子听到这句话,本能地撒腿就跑,但是刚转身就被张天抓住了 ,摁在了地上。旁边有人很配合送地过一根绳子来,张天就把童海子绑了起来。他像捆绑一只猪一样将童海子的双手和双脚捆在了一块,用一块抹布堵住了童海子的嘴。  张天扑打了扑打身上的土,冲着大家说:“好了。人民政府会依法办理的。我刚才已经打了110,民警同志该到了呀?”  张天走到王磊的尸体旁边,刚才大家只顾着抓犯罪嫌疑人,却冷落了王磊。他的尸体上面爬满了苍蝇,特别是在头部的伤口处,那一摊血迹上聚满了黑糊糊地一大堆。张天就用手赶起来。刚赶完这里的,那儿又被苍蝇占领了。  一个老工友说:“天儿啊,别赶了,我知道你对王磊好,可是人死如灯灭……”  张天哭了起来,他的声音嗡嗡的,听起来像这些讨厌的苍蝇。王磊说:“谁会想到这样的事情发生呢,我们该怎么向李总交代。娜娜知道了该怎么办?他放大了声音继续痛哭。声音大得吵过了他的个头二。他继续说:“该死的童海子,伤天害理啊!”  他刚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看到了那根捆着童海子的绳子,此刻散乱地丢弃在地上。童海子跑了!刚才顾着抓童海子冷落了王磊;现在都忙着哭王磊,让童海子跑了。更要命的是,童海子竟然在地上写了几个字:我不是杀人犯。  张天说:“这叫此地无银三百两,不打自招。不是他杀死了王磊,他为什么跑了?”  2  张天是在一个垃圾箱旁看到童海子的。  那天是离王磊被杀七天的时候。张天陪着李娜娜去给王磊上了头七坟。张天本来是不让李娜娜去的。自打知道王磊被杀,她就昏倒了,住进了医院,前两天一口饭都没吃。张天日夜守候在医院里,好歹让李娜娜吃了几口饭。  李娜娜的开出的吃饭的条件就是去给王磊上坟,去看看他,和他说几句话。张天拗不过她。在一旁的李娜娜的爸爸李总也说:“去就去吧,让张天陪着你我放心,也让张天去看看他的好朋友。”  他们就去了,李娜娜在王磊坟前坐了一上午,哭了一上午,说的的话就是:“我一定要找到童海子为您报仇!”  到医院门口的时候,李娜娜先看到了童海子。他正在医院前面的垃圾桶里捡东西,她喊了一声,就看到童海子站在那里,身上脏兮兮的,不说话。他们对视了几秒钟,直到张天冲了过去,童海子才撒腿就跑,童海子说:“我没有杀死王磊。”  张天给公安局打电话,说:“我们在医院门口看到童海子了,你们赶快来抓。”  李娜娜过于激动了,晕倒在了地上,张天又赶紧给李总打电话,说:“娜娜那身体不妙!”就把李娜娜背回了病房。  有一大束鲜花,摆在了病床旁边的桌子上,让这个单人间的病房多了几丝生气。他不知道是谁送来的,但是都无所谓了,老板的女儿病了,送东西的肯定不少。张天随手拿起来,放在了地上。他却看到一张纸条掉了下来,上面的字再清晰不过了,是童海子的,写着:“我没有杀死他。”  张天赶紧把纸条撕碎了,又将碎片叠在一起,撕了一遍,去卫生间把碎纸烧了,丢尽了马桶,用水冲了下去。他洗了把脸,晃了晃脑袋。  昨晚坐了一晚上梦,全是王磊临死前的挣扎,王磊在他旁边说的话还如一台噪音很大的机器一样在他耳边轰鸣:“你为啥杀我,咱不是朋友吗?”他一夜没睡好。  张天出去的时候,李总夫妻俩和医生、护士一大帮人都在,  李夫人信仰佛教,在女儿旁边不住地唠叨:“菩萨保佑”。看到张天出来了,说:“小张,你是善人,善人有善报,娜娜多亏了你。”  李总也握住了他的手,说:“小伙子,辛苦你了,好几天没睡,就守着娜娜了,你回去休息休息吧?”  张天说:“娜娜现在昏倒了,我更不能离开了。对了,刚才我们看到童海子了,娜娜看到她情绪激动才昏倒的。”  李总说,“童海子怎么会在这里出现呢?他可真够大胆的,公安局都在通缉他。”  张天说:“算了,这些让公安局去办吧,我们还是照料好娜娜。”  李夫人一边念着阿弥陀佛,一边说:“小张啊,是真对娜娜好。咱女儿也是好福气,两个追她的小伙子都是好孩子。她哪个都不舍呀!”  这时候一个护士走进来了,说:“有个小伙子不错的,给娜娜送了那么一大束花。她男朋友吧?叫什么王磊,对了就叫王磊。娜娜可真幸福!”  李总的脸一下子刷白:“王磊?”他好像听错了重复了一句:“王磊?”  “是叫王磊”,护士很肯定地说,“我当时还想,这么帅气的一个小伙子,怎么这么一个普通的名字。”  张天说:“一定你听错了,不可能!”  李总又继续追问,护士把那个人的着装描述了一下。还真是王磊的样子,重要的是,护士说那个人是个左撇子。他填了一张什么单子,左手写字。这些让李总真害怕了,他知道王磊喜欢把工作上的事放在日常生活中随便去做,在医院里签单子也是他的特征。  李总说:“我们走吧,小张,你好好照看娜娜。”  张天没有听到李总的话,他在想这件事情,是不是童海子故意打扮成王磊的样子掩人耳目?他想不通。他机械地把李总夫妻俩送了出去。进来后就听到娜娜问护士:“那束花呢?”  护士随口说:“没有花吗?也许我想错了?去看的别的病人的?”  3  张天陪着李总去了一趟公安局,问情况调查的怎么样了,并详细叙述了昨天发生的事情。  张天说:“那一定是童海子装扮成王磊的样子还吓唬我们,制造混乱。我和娜娜从外面回去的时候看到过童海子在捡垃圾。我还报了警呢。”  王局长说:“这个案子不要着急,现在正调查,自杀和他杀的可能性都有,不要轻易下结论。不过当务之急就是先找到童海子。我们也只能调查,没有足够的证据不能抓捕任何人。你们先回去吧,有进展马上告知你们。”看到他们走出了办公室门口,王局长叫住了李总,说:“你留一下。”  李总让张天在下面等着,一会去接娜娜出院。他走了进来,问王局长:“什么事。”  王局长说:“您就这一个女儿?”  李总说:“是的。”  王局长问:“死者是你女儿的男朋友?”  李总说:“是的,确切地说是未婚夫。”  王局长就让他回去了。  李总觉得很蹊跷,想不明白,就回到车上告诉了张天。张天一愣,也没有说什么,继续开车。  他们要接李娜娜出院。昨天张天就说好了:“我一定要亲自接娜娜回家,她已经习惯了我的照顾,您老人家去接她我还不放心呢。”  李总听了那话,就笑了,说:“臭小子,就你会说话。”  但是李娜娜好像有些不高兴,当李总和张天出现在她面前时,她只看了一眼张天,说:“谁让你接?还有王磊呢。”她自觉失口,闭上了嘴巴,不再说话。  张天知道,王磊在她的心里很重要,他死了却还占据着她的心。想让李娜娜爱上自己,还是一个任重道远的任务。他这才刚刚开始。  这时张天突然看到了王磊,就在他们前面,拿着一束花往住院部走,步伐是那么的矫健,身姿是那么的潇洒。张天使劲揉了揉眼睛,那个影子就消失了。他冒了一身汗。  李总说:“怎么了?冒了这一身汗?”  张天努力挤了挤眼睛,笑了笑。他在考虑是不是把幻觉说出来,但是很快否定了,他现在好像有点相信护士说的话了,王磊想要报仇,和自己过不去。也或者是自己的心里作怪吧?总之,这件事弄得自己心神不定,想到这里他决定奖这件事尽快结束,也许一切就会好了。而结束,只能是将童海子绳之以法。省得李总一家子没完没了。  张天摇晃了一下脑袋,抖擞了一下精神,说:“等一会,我要给娜娜一个惊喜。”没等李总回答,他就跑了出去。拿回了一大束玫瑰。  李总说:“这就对了,女人嘛,时刻准备着做玫瑰的俘虏。希望你小子能成功。”  张天听了很高兴,收服了李总,李娜娜这方面就好说了,时间的问题而已。他又想起了王磊,那一个差一点成了亿万富翁的他那个可怜的同事。  张天听到了娜娜的声音,抬头一看,她正偎依在母亲的怀里微笑着,向他们招手,他也举着玫瑰招了一下手,回了一个微笑,又得到了李娜娜一个甜甜的微笑。张天此刻觉得太美好了,如果没有前面的事,这是事实的话,这将是一个太完美的人生了。  李娜娜说:“你们去公安局了?案子进展地怎么样?有没有抓住童海子那个坏蛋。”  李总说:“公安局还没有立案,得先调查清楚王磊是自杀还是他杀。”  “这还用调查吗?明明是让童海子推下了楼。”李娜娜说起来斩钉截铁。  张天说:“是的,童海子那晚十点多就出去了,没在宿舍,到了早上才回来。回来后就急匆匆地去打饭了。这个晚上没在宿舍的情况很可疑,他可是次晚上没在宿舍,难道就巧了?”  李娜娜一听,着急了,说:“这就是证据,一定要把童海子抓住枪毙!”她要求张天再去公安局说明情况。  张天乐意奉陪。但是李总说累了,得回去。女儿刚出院,也让她赶紧回去休息。李娜非常执拗,非去不行,哭了起来。李总拿这个女儿没办法只好答应了。  李娜娜说:“抓不到童海子,我这辈子子就不嫁人了。”  4  王局长还没有离开办公室,正等着出去调查的民警来汇报情况,看到张天和李娜娜来了,就问:“你们有什么事吗?”  李总和王局长非常熟悉,自然李娜娜也把王局长当成了长辈,一听到王局长问,就走到了他面前,撒娇地说:“王叔叔,你说还有什么事啊,我一定要抓住凶手。”  王局长给他们倒了杯水走了过来,猛拍了一下张天的肩膀。张天在发呆,一不提防,差点趴到在地上。王局长说:“来,坐下来喝点水,慢慢谈。这个事我们还在调查,看看他到底是自杀还是他杀。”  李娜娜没有坐下来,她还是很着急,继续说:“我们有证据,不信你问张天。张天你快说!”  张天说:“对,对,我们有证据。王磊被害的那天晚上童海子没回宿舍,这我们宿舍的人都可以作证。  这时候,出去调查的警察回来了,听到了张天他们的谈话,就说:“局长,确实是这样,厂区监控中显示童海子于王磊被害的晚上10点左右出去的,凌晨六点十分回到宿舍。”  王局长说:“监控里有没有显示死者被抛下楼或者说被丢弃在楼下是在什么时候,有没有清晰的视频资料?”  民警说:“这就奇了怪了,视频中没显示楼下有王磊的尸体和可疑人物。”  张天说:“肯定是童海子早上把尸体放在楼下的,伪装他坠楼自杀的情形。”  王局长看了一眼滔滔不绝的张天,问道:“那天晚上你在什么地方?”  张天犹豫了一下,说:“我在宿舍睡觉。”  张局长哈哈大笑了起来,说:“看把你吓得,我们是职业病,见谁都问。” 共 858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早泄症状表现都有那些
昆明研究院治癫痫
昆明治癫痫专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