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广东信息港 > 教育

武道神尊 正文 正文_第六百四十三章 天变与恶毒

发布时间:2019-09-25 21:25:32

武道神尊 正文 正文_第六百四十三章 天变与恶毒

第六百四十三章天变与恶毒

【本书读者群:~入群可先知本书更新状态~】

大帝法旨放光,金灿灿的光辉照耀四方,似欲撑碎苍穹,烈如骄阳。随着光辉耀世,南阳郡四方,皆都有着一缕缕金色的丝线滚滚沸腾起来。

从各地民宅,从各山水色,从各地山石,从各地农田,从南阳郡地的任何角落及方向,千丝万缕的金色光线滚滚汇聚。彼此交汇,形成了一片金色河流,从天浇灌下来,笼罩在秦鸿身上。

气运之力!

南阳郡的气运,与南阳郡地息息相关,一切的存在,都与郡地各山各水各人各地有所牵连。郡地安详,百姓安泰,气运则旺盛,郡地昌隆,山水清澈,气运亦恢弘。

南阳郡今朝昌宏无比,郡泰民安,百姓富足,诸家欣欣向荣,气运自然蒸蒸日上。恢弘的气运汇聚而来,猛如海啸,狂如潮汐。

秦鸿沐浴气运,只觉浑身舒泰,有着一种说不出

武道神尊  正文 正文_第六百四十三章 天变与恶毒

,道不尽的爽感。那原本在其体内肆虐的诅咒之力都是被生生压制,隐约嗤嗤作响,被气运之力克制。

气运至正至纯,诅咒至邪至阴,彼此相互克制,属于极端的天地力量。诅咒强盛,诡异难猜,蛰伏在秦鸿体内,不断蚕食他的生机,要让他身死道消。

但如今气运加身,与诅咒僵持,秦鸿的状况瞬间稳固下来。诅咒缠身的状态隐约好了许多,生机被蚕食的速度亦是凝滞。

而随着气运不断浇灌,不断沐浴气运之力,这种状态在逐渐好转。气运源源不断,越聚越多,至正至纯的力量就越来越浑厚,开始逐渐压制住诅咒,并渐渐将其根除。

这种状态很缓慢,恐将没有十天半月,是很难彻底复苏。但变化是有的,并且可以肉眼观察到。日渐推移,秦鸿那斑驳的发丝都是渐渐青黑,逐渐的恢复。

同时间,他那干瘪的肌肤,浓缩的身材,都是在逐渐膨胀恢复,渐渐的复苏了生机。气运加身,修复秦鸿的伤势,并且洗礼着他的根骨。

诅咒被根除,气运不断洗礼,生机自然逐渐归来。

然而,随着气运不断被消耗,秦鸿的状态越来越好。但南阳郡地,却是遭受了无妄之灾,各地灾劫开始逐渐上演,纷纷沉陷。

先是某地突发大水,洪潮不知从何而来,地底塌陷,似冥河冲破了天地束缚,灌上了大地。洪水泛滥,淹没了诸多良家农舍,吞没了诸多生灵。

这只是起初,算是轻的。

后来,日渐推移,又是某地大山崩塌,山岭断毁,地底突然火山爆发,滚滚岩浆以喷泉般涌上高天,然后如海啸般压盖下来,烧毁了大片山岭,吞没了数之不尽的生灵。

熊熊岩浆升腾,滚滚流淌,大地化作了一片火海,山川河流都是被更替。连得天穹,都是化作了如血般的赤红,火烧云淌动,如末世般狰狞恐怖。

不久之后,各地又相继出现天灾。

大地突然塌陷,从中裸现一道黑洞,化作深渊,从中传来一股恐怖的吞噬力量。罡风咆哮,凛冽如刀,方圆万里之遥的生灵全都逃不掉,被吞没。还不曾坠落深渊,则就是被滚滚罡风撕成粉碎。

诸多生灵,来不及惨叫,全都化作血雨,碾成齑粉,就此身死魂消,一切都不曾再见。

人们惊惶,恐惧,惊慌失措,跪地叩天,祈祷诸神护佑。然而一切都没有作用,天灾不断,地劫不绝。

后来,天地真的发生了暴动。不知大地开始龟裂,岩浆与洪水泛滥,深渊黑洞肆虐,连得天穹都是撕裂开,下起了可怕血雨。

血雨猩红,如同倾盆大雨浇灌喷洒而下,落入大地,顿时哧溜声响,化作一阵青烟。而原地却是留下一道人头大的深坑,石地建筑都是被血雨熔炼掉了。

“啊!”

世人惨叫,被血雨覆盖,毫无半点反抗之力的直接被熔炼掉。并且熔炼速度极快,只是刚刚沾染,血雨就像恶兽,一口将之吞没,转瞬化作一抹浓烟消失不见。

生灵沾染,哀嚎不断,却都是逃脱不掉惨死的命运。天劫降落,世人都要毁灭,郡地一切生灵都将杳无生机。

渐渐地,倾盆血雨洒落,天穹乌云汇聚,天谴降世,恐怖的毁灭雷霆滚滚轰落,雷霆如龙,镇杀一切生灵。

轰咔巨响间,山川河流崩塌,倾覆,万千建筑毁之一炬,十万生灵在瞬间化作齑粉,劫灰,一切都不见了。

“啊!”

世人惨叫,生灵哀嚎,鸟雀虫蛐都是惊鸣不断。但一切都逃不掉,雷霆灌入地底,像是地水沁入各地,地底下的一切生灵都得被轰杀。

地壳裂开,洪水,岩浆,黑洞,深渊,全都滚滚浮现。淹没,吞噬,焚灭,撕碎一切。万物生灵抗衡不过,皇境绝巅的至强都是难以闪避。

可怕的天劫地祸不一而足,半步帝君都得被撕碎,被摧毁,完全不留半点生机。

诸多残存者见状,无不惊恐绝伦。这种毁灭,灾劫,比起抹杀一方区域都还要可怕。这是真正的绝杀,不留半分余地。

郡城府,云沧海站在高空,看着南阳郡各地不断沉沦,塌陷,摧毁,逐渐的化作一方绝域,废墟,他的脸色都是变得深沉难看。

气运在衰减,金辉在蜕变,逐渐的化作黑色,似被诅咒侵染,渐渐变色。而随着颜色愈加深邃,各地的大地都是愈加不堪,地面深深塌陷,死亡的气息笼罩四方,百万里疆域都是化作了废墟。

寸草不生!

这是真正的毫无半分生机!

而随着南阳郡化作绝域,废墟,秦鸿的伤势却是已然好转。诅咒被尽去,身形都是恢复原样,再度年轻。

但,一切都是百万生灵的毁灭,带来的生机。

秦鸿闭眼,冥冥中有感,眼角浊泪滚滚,心如刀绞。

而在南阳郡变故时刻,皇朝帝都,大帝寝宫,似乎有感,抬眼望苍穹,似能够看破诸天,一眼看到了南阳郡。

南阳郡地上空,漂浮着浓浓的死气,化作了绝域,寸草不生,再无半点生机。乌云密布,死气升腾,如昔年的鬼村一般,浓浓死气感染天地,可怕至极。

“天变?”

大帝齐宏倒吸凉气,一代帝尊都是变色,轰然间纵身而起,撕裂长空,朝着南阳郡滚滚而去。

如此剧变,大帝焉能坐视?

不止大帝一人,天元皇朝,四方区域,皆都有所感应。但凡盖代强者,人雄,全都察觉到了南阳郡的变故。

天变!

这种可怕的变故只存在于传说,当世不得见。谁人,制造了天变,引起如此可怕的风波?

一时间,诸般风云,尽皆四起,各地皆有至强者横空而去,欲要一探究竟。

天下皆惊,皇朝混乱,皆都震撼欲绝。

但在南阳郡,毗邻的恒河郡,却是混乱平息。仿若是受南阳郡的可怕天变影响,恒河郡原本的混乱竟在顷刻间烟消云散。

寂灭神弓的消息湮灭,一切都不复存在,那些疯狂争夺神弓者全都消失,像是从人间直接蒸发掉了一样。上至帝君,下至普通百姓,全都烟消云散。

转瞬间,恒河郡置地昌宏,各地世家皆都安宁,一切都欣欣向荣,如南阳郡早先时刻一般。

至此,恒河郡的气运反倒蒸蒸日上,郡地尽显一种恢弘之气。与之毗邻的南阳郡的天变,死气沉沉相比,简直就是巨大的反差,是恐怖的界限。

恍若间,彼此一阴一阳,一正一邪,一光一暗,一生一死,形成了极具鲜明的对比。

而在此时,恒河郡府衙。

大堂,四通八达,一位中年男人站立大堂门口,四周簇拥着不少皇境人物。他如君临天下的君王,即使站在同样的台阶上,亦是有着一种凌驾天下的气势。

他负手而立,浑身衣袍无风自动,凛然猎猎。可以看到,一丝一缕的气运之力缠绕周身,让他的气息在不断攀高,节节升腾,终,随着轰然一声闷响,天地雷霆隐现。

他,突破了桎梏!

天地异象纷呈,武道意志炸开,一股阴邪至极的气息冲破云端,压盖郡城府。恐怖的气势横行,似要撕碎天穹。但恒河郡的气运浓浓汹涌,却是瞬间将那股阴邪的气息遮盖,使得外人无法察觉到分毫。

气运加身,可凌驾一切。

天地异象横生,武道意志横行,压盖四方,一股澎湃帝威蔓延四方,恒河郡顿现一片升腾之象。

恒河郡府主,突破皇境,成就帝君。

“呼!”

这种感觉,舒泰至极,如浴火重生。

“值了!”

恒河郡府主轻笑,抬眼望了一眼南阳郡的死绝,不复日前的蒸腾,他的嘴角浮现起些许轻笑。

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覆灭南阳郡,成就恒河郡,以及自身,他很欣慰。

转过身,四周人恍若未闻,皆都拱手垂立,不敢抬头。府主转身看向大堂上首,在那坐着一位黑发黑袍黑瞳的中年人。

这是一个气息清冷,浑身充满浓浓死气的家伙。他身材清瘦,像是皮包骨头,脸廓都是蜡黄不已,如同营养不良。

但这人的气息却是极端恐怖,仔细感应,只怕天元皇朝的大帝齐宏都是有所不如。一代帝尊,都犹有胜之。

而在其手中,却把玩着一把尖刺。尖刺乌黑如泼墨,呈三角菱形,像是三菱刺。内部诅咒之力被封印,隐约可以看到千万恶鬼在其中咆哮,嘶吼,呐喊一般。

那皆是亡魂,狰狞扭曲,恐怖至极。仿佛是生生的抽离了世间无数人的魂魄炼制而成,内蕴的死气怕是普通人看上一眼都要死绝。

这般威势,唯有法器。

【本书读者群:~欢迎加入~】

AA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地址电话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的电话是多少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电话号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电话是多少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的电话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