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广东信息港 > 教育

结冰的眼泪

发布时间:2019-07-13 08:50:15

他记忆的尽头是老旧楼梯消失不见的足音。回荡在大雪纷纷扬扬飘落的寒冷冬夜。无边无际的。

他逆着明亮的镁光灯光线,站在空旷温暖的房间玻璃边缘。俯下华丽的面容去观望整个喧哗热闹的世间。绵白色的细小雪花哗啦啦的掉落下来碎在地面上。快乐的人群拥挤在人民广场中央仰着头观看漂亮优雅的烟火,一圈一圈如同瞳仁清澈的白色飞鸟低低的绕着云朵飞行。有年少的男孩女孩羞涩着年轻的脸在人群的角落里安静的微笑,手指柔软的缠绕在一起。

他觉得他们是幸福的,不用为很多东西忧伤难过。不像他,整天阴沉着面容对着公司的下属,很少说话。用大段大段的时间沉默,只是安静的观望那些忙碌的像脚下蚂蚁的员工。看他们在明亮的房间里走来走去,没完没了的工作。有的时候会挥舞着手臂朝他们大声而且尖锐的说话,眼睛上有疯狂生长的寒冷。一直都高高在上的活在那些人的心里,不会被风刮到,不会跌倒。遇到任何事情都面无表情的站在的地方俯瞰慌乱的人群,然后不动声色的解决掉。

像一块伫立在巨大风声中的冰块。长久的不融化。

而寂寞如同一把尖锐锋利的剑刃,深深的陷进他柔软的地方。流淌着温暖深红色的液体。特别是芸芸无数次挣脱掉他的拥抱,光着脚踝消失在冬夜冗长的楼道里的时候。他记得她离开的表情,有挣脱开的释然。和一片片的忧伤。他记得她站在他的面前柔弱安静的表情,象小小的兽类动物。记得那些从他的面前如同河水突然消失掉的美好画面,一起在大马路边缘低着头缓慢的行走,空气中有微微腐败的槐花香味,清澈而且安静。

他总是阴沉着面容,沉默不语。而芸芸总是在他的身边跑来跑去,微笑着脸仰起头看他明亮忧伤的眼睛。他一直觉得,芸芸是他身边长不大的小孩子,整天对着他裸露干净整齐的牙齿。他记得在有无边无际大风和厚重雪花的冬天夜晚,在弥漫着清纯木头香味的温暖火炉旁,芸芸蜷缩着身子窝在他的怀里。调皮的拨弄他短短的胡渣和软软覆盖眉毛的头发。

他想起那时候芸芸水流般透明的表情,轻微的潮湿。漂亮的瞳仁在优雅旋转的光线下发亮。他记得在他日暮下班的时候,芸芸依靠在房门前等他的情景,一片一片连接的风沿着她的长头发吹过去。然后悠扬的散裂开,如同挺拔在楼顶的旗帜。路边突然的汽车灯光会完完整整把她柔弱的身影画下来。他在心里默默的告诉自己,一定要好好的对待芸芸,不让她受伤害。然而他依旧满脸的悲伤满脸的荒凉站在很多很多人触摸不到的高度,安安静静的观望人群和风景。面无表情。即便和芸芸呆在日光哗啦啦飞落的夏天,在巨大空旷的华丽房间,在白色飞鸟低低飞翔的海边。他也如同一面安静的冰塑。安安静静的观望发生在他身边的一切。或者美好或者荒芜。仿佛与世隔绝。

有的时候,他也会陪芸芸一起逛街。吃饭,看电影。去海边或者山顶旅游。然而,大多数的时候,他会一个人寂寞的坐在阴暗的角落深处。没有任何声音的打字喝水或者一支一支接连的吸烟。特别是在深夜芸芸在他面前走来走去像个孩子一样突然跌在他怀里的时候,他总是一副厌倦的面容如同惊慌失措的飞鸟。然后站起身,走到落地窗前打开玻璃。身后是眼泪大颗大颗掉落的芸芸。而且,他一直知道,芸芸是一个倔强的女孩子。但是,他从未改变。

一直到去年寒冷的冬天夜晚。天空上挂满了又明亮又漂亮的烟火。他窝在温暖的房间里,浏览白天剩下的文件。华丽的脸在镁光灯下反射美好的光泽。然后芸芸穿着缀满碎小花朵的白色睡衣走到他的面前,钻进他的怀里。

一大束明媚的焰火炸裂了天空。

他皱眉。推开她。有病吧,没看见我忙着了。

芸芸没说什么,只是安静的转身。一次次的挣脱掉他的挽留,光着脚踝走出房间。只有空荡荡消失的足音。

男人更年期如何度过
昆明治癫痫医院哪家好
继发性癫痫的预防措施有什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