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广东信息港 > 历史

王二嫂的故事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6:44:36

故事发生在80年代初期,是关于王二嫂的一些事儿,下面我就讲两件给大伙儿听听。      王二嫂买车      村里了解情况的人都知道,自从二嫂进了王家门,当上了“内务部长”兼“财政大臣”,虽然在外面对丈夫一口一个“我们当家的”,实际上她才是灶王爷的横批———家之主。特别是前年就任“鸡司令”以后,她率领的鸡兵们,天天“咯咯嗒”、“咯咯嗒”地发布着生产公报,由此,那白花花的票子象一股小溪不断流地涌进王家,使原先借钱买衣服一一浑身是债的日子逐渐改变了模样。王二嫂这些汗马功劳,更加巩固了她的“统治”地位。全家内政、外交,事无巨细,全得二嫂“垂帘听政”。而王二哥虽然挺胸腆肚,称妻子为:“我屋里的”,其实只落了个每早享受一碗鸡蛋花的空壳壳“当家的”。远的且不说,就说二嫂今天买自行车的事,那可“逗”了。   昨晚二哥带回一张收购站奖给的自行车奖售券,让妻子审批。二嫂一见大喜过望。要知道,二嫂自小就是个自行车迷,在山东老家当姑娘时,由于日子穷,没敢开口向爹妈要辆自行车。后来跟了二哥这“闯外”的,心想:到东北说啥也要买辆自行车“美一美”。哪成想,过门后随着三个“讨账鬼”相继问世,家庭经济直线跌落,财政连年赤字,买车的愿望已成泡影。现在家庭财政情况根本好转,想买车,又缺货。这送上门的凤凰牌、大金鹿任选一种的奖售券,可谓正中下怀。当然,现在的王二嫂,买车不光是图“美一美”。而且与她的“五年计划”息息相关。我们的王二嫂,肚里是有墨水的,是六十年代正儿八经的高小毕业生。近年又钻研了“经济学”,办啥事都讲究“科学性”。前些天,她从报上看到一条鸡粪可做猪饲料的报道后,决定今年增加养猪业。养猪,不能光喂鸡粪,还得下地采野菜,自行车正是理想的交通工具。因此.二嫂不打折扣地就批准了买车计划。   可是,在决定买哪种自行车上,却遇到了意外的小麻烦。向来温顺的王二哥,力主买“风凰。理由是:凤凰全国评,美观、大方。二嫂却认为:庄户人买车不是摆阔气,实惠就行。大金鹿结实、抗造,价钱便宜,决定买金鹿。两口子争执不下,二嫂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便破天荒地作了个妥协:一切从实际出发,明天一同进商店看货定车。   现在我们的王二哥,崭新的涤卡上衣兜装着自行车奖售券,晃着膀子迈步在通向商店的大路上。身后的王二嫂,一手紧紧捏着涤纶上衣兜里二十张“大白边”,一只胳膊有节奏地前后摆动着,紧紧跟随。这一对中年夫妻,脸上虽然都漾溢着甜蜜的笑容,心里却各有打算。   一进商店门,王二哥便直奔五金部,不等妻子开日就抢先交上了奖售券,手摸着凤凰车,施展起“寻求援兵”之计:“同志,我拿不定主意,你给参谋参谋,买哪种车好?”年轻的女售货员热情地回答:“当然是凤凰啦!这车身乌光锃亮,骑上它多神气。”二哥得意地回头瞅啾妻子,那眼光在说:怎么样,没有错吧?二嫂把薄嘴唇一抿,瞅瞅凤凰车,点头说:“这车是不错。同志,多少钱一辆?”“不贵,才一百七十多元。”二嫂微微一笑说:“那可糟了!我只带了一百六十元。”二哥一听急了:“这事搞的,不是说好了带二百元嘛?”“我哪知道要那么多?听说只要一百六十元就够了。”售货员接过话头:“大嫂,那你就买辆大金鹿吧,你的钱还有富余哪!”“哟,俺可不敢做主,这要看我们当家的。”二嫂凑近丈夫温和地商量:“你看咱是不是就将就着买辆大金鹿?行不行得你表态呀!”她满脸柔和地仰望着丈夫,手却偷偷地在二哥的屁股上拧了一把。二哥稍一迟愣,她目光一闪,又狠狠地“剜”了丈夫一眼。二哥知道,这已是通牒了,只好不太情愿地对售货员说:“那就开票吧。”二嫂麻利地拿出包钱的手绢,把钱一抽,很准确地留下了四张“大白边”,将钱递给二哥:“就按你的主意办!给钱。”   二哥上了路还在嘟哝:“老娘们当家,净出馊主意。凤凰不买买金鹿。”二嫂见四周无人,上前一把将丈夫拨拉到一边,抢过车把:“说你胖你还喘起来了,这车你不要我要!”她一骗腿,轻巧地跳上了自行车,慢蹬几步,然后一个侧转身,回头喊道:“喂!还愣着干啥!不快上来试试这金鹿的劲儿。”王二哥紧跑几步,坐上了后货架。二嫂嗔怪地说:“你呀,傻狍子一个,就是死心眼。有了这个大金鹿,还怕引不来金凤凰?明年保险让你来个风凰展翅。”说着,两脚用力紧蹬,于是,金鹿扬蹄,在笔直的公路上狂奔起来,随风留下了一串银铃似的笑声……   登报以后   “王二嫂,恭喜恭喜。”外号“新闻发布官”的小李,一进鸡场大门就对王二嫂连连作揖。“都怪小弟有眼不识泰山,平日对你这位新闻人物有所怠慢,当面恕罪。”   王二嫂“嗤”地一声笑了。“看你油嘴滑舌的,说话也不着调,我算得哪份新闻人物?”   小李打着京腔:“二嫂有所不知,容我回禀。说着从兜里刷地掏出一张报纸,双手展开,朗朗读道:“王二嫂夫妇办鸡场,去年盈利五千元,今年力争超一万”二嫂抢上前去,一把夺过报纸,仔细一瞧,果不其然,在报上显要地位,还有她同丈夫的照片呢!二嫂虽然不愿人家公开披露自己的财政收入,可看到报纸,心里也产生了一缕甜丝丝的感觉。这时,小李凑过来说:“怎么样,小弟没有言过其实吧?现在你是咱这里的‘大户’了。”什么大户小户的。还不是一顶没底的轿子。你想,去了银行贷款,又买了这么多饲料,鱼骨粉,还有五张填不满的嘴,手里哪有一个活钱。”“哎呀,我的好二嫂,你是拿着金碗要饭,硬说穷,有了物在,不就是钱?”   两个人正说者,王二哥一脚插进门里,后面跟了一群嘻嘻哈哈的“贺喜大军”。于是,鸡场热闹起来了,这个说,“二嫂,如今你这个鸡司令,和《沙家浜》里的胡传奎一样,是鸟枪换炮,今非昔比了。”那个接口:“胡传奎算老几,草包一个。咱们二嫂是孔明再世,能掐会算。去年让二哥停薪留职,办起了家庭鸡场,这不,一年就发了。”在这种场合,“新闻官”是绝不会落后的。他高声叫道:“列位,暂且息声,听我一句,这就叫做:‘夫妻合了心,黄土变成金’。正说着,外面传来了叫卖冰棍的声音。“新闻官”立刻满脸堆笑说:“我说二嫂,今天这个大喜事可是我个给你报的信,这些哥们也是专来给你贺喜捧场的。你现在是‘冒富’嫂子,可不能一毛不拔。今天不费你九牛一毛,赏兄弟几根冰棍吃总可以吧!”话一出口,鸡场里响起一片:“二嫂请客,二嫂请客!”的喊声。   王二嫂是个从艰苦生活中走过来的人,近年来生活虽然好了,但从不枉花一分钱。面对这种场面,也不好推辞,只好暗把牙根一咬,含笑说:“好啦,好啦,今个我掏腰包,冰棍管够。”“吃大户了!"小李呐喊一声,人群轰地向门外奔去。   真是前门送客,后门迎人。没等二嫂把晚饭做好,家里就坐满了串门的人,这些人,抽着招待烟,喝着清香茶,以报纸为题,这个夸,那个赞,简直把二嫂捧上了天,二嫂听了心里叫苦不迭,脸上还得装出一副笑容应酬着。正在众人唾沫星子乱飞时,张二癞子进门了。这个好吃懒做,有一分钱也不过夜的主儿,一向人缘不好,他一照面儿,立刻冷了场。   二嫂起身上前说:二癞子,快坐快坐,你有什么事吧?”“我……我想再向二嫂借几个钱。”“借钱?”二嫂微皱眉头。“怎么,又没酒喝了?”“不,不,这次我是真想搞点副业。二嫂你发财了,不会不帮一把吧?”“哼,还想骗人。你寻思那钱是风吹来的?花着那么爽快。那是一滴汗摔八瓣换来的,现在别说我手头没钱,就是有,你那懒病不改,馋病不治,我也不会再上当了。”   正在这时,“新闻官”一路小跑进了屋。“二嫂,我又给你报喜来了。”二嫂正在火头上,一见小李便没好气地说:“你该不会是来报丧的吧?”“哪里,哪里。二嫂,你听着。”小李又神气活现地说上了:“小弟刚才出车去二队,巧遇你的大伯子。他言道:儿子已择良辰吉日,准备完婚。你们王氏门弟,添人进口,岂不是一喜?”接着,他话锋一转:“不过一一”没等小李说出口来,王二嫂已猜出了八九分,便接口问:“是不是也要借钱?”小李双手击掌答道:“二嫂真乃神机妙算,言中了。”“言中个屁!”二嫂腾地站起身来,气急声粗地说:“早不报喜,晚不捎信,偏偏都挤在这个时候!你告诉他,该给的已给了,再要钱拿不出。要摆席,来抓鸡吧!”   串门的一见二嫂动了肝火,一个个都借故溜走了。原准备来领赏的“新闻官”,一出大门,撒丫子便跑,大概是要抢时间发布他的消息……      共 329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睾丸扭转和哪些要素相关-
黑龙江治男科好的专科研究院
云南治疗癫痫的研究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