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广东信息港 > 网络

环球科学2050年我们和机器人结婚iyiou.com

发布时间:2019-03-11 16:07:30

《环球科学》:2050年我们和机器人结婚

和机器人结婚:戴维·利维认为,人和机器人的结合将会是必然的.不过,很多人觉得,这种期望是愚蠢可笑的.

在纽约性博物馆里,人工智能专家戴维·利维(David Levy)往屏幕上投射了一张虚拟照片:一位身着婚纱、笑盈盈的新娘手牵着一个矮矮的机器人新郎.台下的观众低声轻笑,利维却对他们说:“干吗不嫁个机器人呢?瞧这幸福的小俩口!”

当被问及选择机器人的一方是不是受到愚弄的傻瓜时,利维的脸严肃了起来:“当孤独、悲伤和痛苦成为你除此之外的选择时,找个执行'爱你'命令的机器人,看着隐隐约约听到有水流的声音它为爱忙活,有什么不好?当你变得更快乐时,其他的事情真有那么重要吗?”在他 2007年出版的《与机器人恋爱、做爱》(Love and Sex with Robots)一书中,利维写道,人类与机器人之间的性、爱情甚至婚姻关系即将实现,这样的关系甚至会令人向往.“我知道有些人认为这样的想法很荒唐,” 他说,“但我确信,这一切必将发生.”

这位62岁的伦敦人说出这番话,绝非心血来潮.利维与计算机的情愫始于他大学生活的一年,时逢真空管时代.从那时起,他的视野不再囿于对国际象棋的热爱.他回忆说:“那时的人们编写了国际象棋的电脑程序,模拟人类的思维过程.”他则迷上了编写能实现人机对话的程序.随后,他开始探索能让人机互动的方法,并以此作为博士选题,于2007年从荷兰马斯特里赫特大学获得了学位.(利维获得国际象棋大师头衔之后,曾经暂时放下了博士学业,周游世界参加赛事,还创办了几家与计算机和象棋相关的组织和公司.)

利维认为,几十年来,人类与机器人之间的关系不断私人化.刚开始,机器人只能进工厂造车.而现在,它们走进家庭当起了清洁工——如罗姆巴(Roomba),还变成了电子宠物——如电子鸡(Tamagotchis)和索尼爱宝狗(the SONY Aibo).

机器人的长相可以接近真人.由日本大阪大学智能机器人技术实验室负责人石黑浩(Hiroshi Ishiguro)教授研发的机器美女Repliee站在1米开外,能瞒骗过人们的眼睛达10秒之久(参见《环球科学》2006年第6期《以假乱真的机器美人》).利维指出:“只要假以时日,有人就会拆下震动器的零件,装进娃娃里,或许再加进几块基础的语音电子板,一个机器性伴侣就初步成形了”.

科幻迷们已看过了太多电影电视中人类和人造智能生命体之间的较量,如《星际旅行》(Star Trek)中的戴塔少校和《太空堡垒卡拉狄加》(Battlestar Galactica)中的赛隆人.但利维相信,有很多人会爱上这些装置.程序员可按客户需求,为其度身定做机器人伴侣.他们还能让机器人耍点脾气,制造点情感上的小摩擦.利维认为:“人们恋上的以豁达之心微笑面对生活不是程序,而是一个足以乱真的仿真人.这种仿真模拟可以对人产生巨大影响.”

事实上,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圣迭戈分校2007年的一项调查发现,刚会走路的孩子在触碰一个身高61厘米、名叫QRIO的仿人机器人,并看到它的回应之后,会接受它,把它当作是自己的同类;当它电力不足时,孩子们甚至会为它盖上毯子,会告诉它 “晚了,睡吧”.利维说:“玩着各式电子产品长大的人,会觉得机器人平常得就像朋友、搭档或爱人.”他还提到,美国斯坦福大学2005年的研究表明,人们会逐渐喜欢并信任那些会关心他们游戏输赢,并支持着他们的电脑模拟玩家,正如他们在得到其他真人关怀之后所作出的回报一样.

一名女研究生面对机器人Repliee Q2

现代通信使两个素未谋面的人也可能相爱.利维补充说:“现在有那么多人借助因特培养起深厚的感情,甚至谈婚论嫁,所以,络的另一端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经历和感受.”

我愿意:利维预测,美国马萨诸塞州将成为个允许人与机器人合法结婚的地方.该州兼具开放的立法和高科技的研究.

拒绝只有信心百倍地去追求、去奋斗、去拼搏科幻:尽管满脑的人机之恋,利维却决不是科幻迷.“我只读过一本科幻小说,这还是因为出版商要我在封底上写点东西.”

2050年我们和机器人结婚?

基于对人们如何坠入情的研究发现,人类与机器人的结合或许不会太令人费解.美国罗格斯大学的生物人类学家海伦·费希尔(Helen Fisher)以研究爱情而出名.她认为,爱取决于3个要素:性、浪漫和眷恋,而这些要素可以被一切事物所激发.一本书或一部影片就可以激发起人的性欲 ——根本无需人类去触发.“你可以对你的土地、房子、想法、书桌、酒精或其他任何东西产生眷恋.所以,很正常,你也可以对机器人产生依恋.要说浪漫的爱情,你甚至可以疯狂地爱上一个根本不知道你存在的人,这足以说明我们对爱有多么渴望”.

然而,费希尔和利维都同意,

大多数的人还是会按常规方式去恋爱和交欢.但利维仍然认为,会有人由于种种原因,出现感情和性生活方面的空白,他们会从机器人的陪伴中受益.他谈到了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心理学家雪莉·特克(Sherry Turkle)在《第二个自我》(The Second Self,主要探讨人与机器的关系)一书中提到的一位化名“安东尼”(Anthony)的学生.安东尼试图找个人类女朋友,但更愿意和机器交往.利维说,他要把他的书献给所有男男女女的“安东尼”们,还有那些由于无法与人交往而失落、绝望的人们,他要告诉他们,与机器人建立某种关系的时代即将到来.

不过,这种人与机器之间的关系健康与否仍然值得商榷.正如特克所说:“如果你孤单,但又害怕亲密关系,那么和机器交往可以使你既保持独立又不会寂寞,让你产生这样一种错觉——就算不需要友情,也一样可以拥有伴侣.这可没什么值得庆贺的.在我看来,与机器人的这种关系的诱人之处,正是与人交往中所缺少的.”

特克认为,应该由人来解决社会问题,而不是机器人.她解释说:“安东尼这样的人需要的是经历,这样才能增强他们的人际交往能力,应对种种复杂而又艰巨的挑战.”利维声称,社会缺乏足够的人力来解决孤独、赡养老人等社会问题.对此,特克的意见相左.她认为:“如果我们像投资其他事业那样,卖力地去雇人来照顾老人,这些困难就根本不成问题了.”

费希尔和特克都认为,人类和机器人的婚姻实属无稽之谈.但利维却反驳说:“倒退100年,如果你提议男人娶男人的话,你肯定会被扔进疯人院的.美国12个州的跨种族婚姻禁令,也是直到20世纪下半叶才由美国政府宣布废除的.这些都印证了婚姻本质所发生的变化.”

至于他妻子的想法,利维笑着说:“她根本不相信会有人爱上机器人.直到现在,她仍十分怀疑.”利维太太的反应不无道理——不过话又说回来,科幻电影《复制娇妻》(The Stepford Wives)中斯戴佛小镇里那些脑子里塞满反对程序的机器人娇妻,没准也会那样想的.

百度了一下“机器人”,找到相关页约36,200,000篇,可见民对机器人的关注度之高。

跨境医疗旅游机构康安途获1200万融资
中国早教拐点已到
2009年菏泽其他上市企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