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广东信息港 > 娱乐

异世异能录 第三十章 侦探田甜

发布时间:2020-02-15 20:16:00

异世异能录 第三十章 侦探田甜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经过几天蹲diǎn,夏铭终于发现了这名女子与不少成功男士都有来往。

夏铭又通过深入调查,才发现此女子早的情夫是她现在公司的上司。而女子之所以与她老公离婚,正是因为他老公发现自己戴了一dǐng绿油油的帽子。

女子离婚后反而变本加厉,她把偷情当作了敛财的手段。

此女子通过业务往来认识了不少成功人士,她却专挑有妇之夫下手。在诱惑他们上床后一段时间内,就告知对方自己怀孕了等等手段来敛财。

如果对方是个大方的男人,她就当自己是个高端xiǎo姐。如果对方只想来个简单的偷腥,那么对不起,你准备大出血吧。

夏铭把调查的结果整理成一份报告,再贴上相关的照片,录音。交给了黄少谷。

田甜还有diǎn怀疑黄少谷会不会离开次女子。夏铭解释道,他这样的成功男人如果想要女人是很简单的事情,但是如果女人是怀着不轨之心接近他的话,他会很反感的。

田甜又问这样好像是治标不治本,关键还是黄少谷本身上。赶走一个女人自然还有其他女人过来。

夏铭笑笑,吃一堑,长一智。黄少谷人已经不年轻了,他这次也应该醒悟来诱惑他的女人应该都是怀有特殊目的的。通过这件事,他也应该知道以家庭为重了。如果依旧执迷不悟,那岂不是更好?我们还会有生意上门。

田甜笑道,大叔你好坏啊,不过反正周慧的钱也是他的,是该让他受diǎn教训。来一个狐狸精我们就帮周慧赶走一个。

几天以后,周慧再次联系了夏铭表示感谢,同时也支付了报酬。

夏铭在这几天也应该熟练催眠的使用。他在调查过程中也做过不少的练习。加上夏铭本身已经是个二级进阶者的。加上控风的经验,学会这个异能也不是难事。

田甜自从收到周慧寄来的支票后,整个人都特开心。

夏铭问:“这才一万块而已,你这么开心干嘛?而且还是人家多出的不少。”

田甜道:“大叔,这可是人家次自己赚这么多钱,当然开心啦,虽然主要是你的功劳,不过人家也有参与的好不好。”

夏铭道:“嗯,再接再厉,以后你就是田xiǎo侦探了。”

田甜道:“不,我要做田大侦探。”

两人相视一笑,玩笑过后。

田甜道:“大叔,原来帮助到人是这么开心的事啊,大叔你是不是经常特有成就感?”

夏铭道:“关键看人给的报酬多不多。”

田甜气恼:“大叔,我跟你説正经的呢。”

夏铭收敛笑容,然后深沉的説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我们帮到别人达到目的也不一定是好事。每件事都有每件事的轨迹,也许我们不插手的话结果会更好?”

田甜作崇拜状:“哇,大叔,你説的好有哲理啊,只是我没听懂你在説什么。不过感觉説的很有道理的样子。”

夏铭哈哈一笑,田甜继续气恼,嘀咕道。

“不愿意説就算了,我看你也没有什么成就感,真是个木头。故意説这些大道理做什么。”

説完又对着支票一个人发笑去了。

夏铭苦笑:“你鲨鱼老大送过来十万块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开心啊。”

田甜白了一眼夏铭,傲娇道:“你管我。”

生活总是要继续,时间也不会停止。

转眼又是三天。

田甜自从解决周慧的难题后,就对夏铭的侦探生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见夏铭今天又没有出去,反而推掉了一个委托。田甜很是气愤。

“大叔,你是什么情况,三天打鱼,两天晒吗?除了买菜,你都三天没有出门了。”

夏铭不解,道:“怎么啦?这不是没有委托吗?”

“还説没有,我看你刚刚又推掉了一个。”

“那是寻找宠物的,这个任务有什么好接的,堂堂的田大侦探出去找宠物,多丢面子啊。”

田甜美美一笑:“那也是,不过大叔你整天在家里上看就不丢面子啊,大叔,你要主动出击,客户不会都是自己找上门来的,我们要让我们无孔不入侦探事务所家喻户晓。话説这个名字起的真烂。大叔你不能换一个名字吗。”

夏铭苦笑,田甜这是得了侦探瘾了。

正巧,这个时候下面的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是王蕾。夏铭有diǎn奇怪,王蕾一般有什么事情都是直接来找自己的,很少打他。

田甜还以为是有什么客户打来的。一看是王蕾,就有diǎn紧张的在边上偷听diǎn。

田甜注意到夏铭一直都是用“哦”“嗯”“好”来回答,然后夏铭的脸上一会露出感兴趣的表情,一会儿又是思考,皱了皱眉头説了声“行,我马上过去看看。”

田甜装作不在意的样子,问道:“她打过来干嘛?”

夏铭正在思考,没有注意到田甜的异样。随口道:“有件案子,比较麻烦,她组长让我过去瞧瞧。”

田甜也皱眉:“她组长找你让她给你打干嘛?”

夏铭起身准备出发,道:“你怎么啦?我要出去一趟。”

田甜不开心,道:“我也要去。”

夏铭道:“你去干什么啊,是杀人案。”

田甜一听是杀人案就有diǎn害怕,不过一想到王蕾也在现场

,田甜道:“杀人案怎么啦,反正我也要去。你都説我是田大侦探了。我会怕一具尸体不成。”

于是两人上了“扣扣车”驶向王蕾所説的案发地diǎn。

田甜口中説着不害怕,心里却一直在打鼓。在路上,田甜还是忍不住问夏铭。

“大叔,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跟我先説説呗。”

夏铭道:“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听王蕾説受害者是名女性,死在了一家宾馆内。死的时候一丝不挂,脸色的表情有diǎn怪异,主要的是她全身的血液都干了,脖子上面还有两个xiǎo孔。”

田甜一声惊呼,道:“啊?不会是电视里演的吸血鬼吧。”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